撰文者:林宏達
十月九日,聯發科內部網路上發佈一紙人事命令,正式宣佈聯發科改組為兩大事業群,總經理謝清江領導第一事業群,帶領光儲存、電視晶片和DVD播放器晶片三項產品,負責手機晶片業務的第二事業群,則由執行副總徐至強領軍。

這紙人事命令,等於正式授予徐至強重權,過去謝清江還會管控手機部門,從今以後,擁有聯發科超過一半工程師的手機部門,將由徐至強全權負責。聯發科 發言人喻銘鐸指出,「目前手機事業部仍是成長強勁,第一事業部比較是守勢,兩個事業部的KPI(績效指標)會更不一樣。」也就是說,股王聯發科未來攻城略 地的總指揮,就是這位從未在媒體曝光的新面孔。

徐至強是誰?他是聯發科手機傳奇的靈魂人物,如果說,聯發科是「山寨之王」,徐至強的角色就是山寨頭目。

厲害:創造從零到兩千億的市值

在他手上,聯發科手機晶片的出貨量,八年內從零站上一年出貨三億顆的高峰。徐至強曾公開表示,「聯發科手機晶片事業部的市值,在三年內從零增加到新台幣兩千億元,」這就是他一手打造的成果。

他今年五十四歲,從小在眷村長大,言談中經常流露美式的自信風格,從不掩飾對自己的信心。

一九七七年,徐至強從中原理工學院(現為中原大學)電子系畢業後,先在中華電腦當了四年工程師,替客戶維護迷你電腦,接著就到美國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攻讀電機碩士,畢業後的十七年,他都待在Rockwell International公司。

一九九五年,他開始接觸手機設計領域,緣於當時主管的一句話:「手機不過就是沒有線的電話,有什麼難做的!」但其實當時,全世界只有七家公司,有能力設計出手機基頻晶片。

「過去十五年,開發過GSM∕GPRS手機基頻晶片的公司不下一百家,九十多家都?悀F,」他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曾一一細數,「國家半導體?揤L兩次、IBM?揤L一次、英特爾?揤L二次、AMD?揤L一次、三星?揤L三次……。」徐至強心裡明白,這不是件容易事。

難在哪裡?絕大部分都是軟體問題。當時要生產一支手機,至少要搞定四種基本功能,如果要收訊良好,就無法兼顧待機時間;若對通話品質的要求高,就難 免經常斷話。如果說走鋼索只要左右取得平衡,當年做手機至少得在四種互相衝突的功能中,找到最佳平衡點,反覆嘗試後,他終於把手機設計的每個環節都摸索清 楚。二○○○年,他帶領的團隊終於突破軟體困難,正式出貨手機晶片給三星。

這段經歷,替他打開了機會大門,「聯發科也是因為我的軟體能力找上我的,」兩年前徐至強公開演講時曾這麼說道。而蔡明介為挖角徐至強,甚至親自登門拜訪三次,蔡先說服徐至強擔任聯發科顧問,直到二○○四年,他才同意加入。

「那時候,聯發科最賺錢的是光儲存業務,手機部門的人走路,頭都低低的,」一位手機廠高階主管回憶。當時,外資分析師質疑聯發科不可能生產出手機晶 片,「你們有多少人負責開發手機晶片?」曾有一位分析師問聯發科發言人,「大約一百人。」聽到這個回答,他不可置信的說,「你們真的打得過TI(德州儀 器)嗎?他們有一千人耶!」

「沒人知道聯發科的手機晶片做得怎麼樣,大廠也不敢用,」一位手機廠高階主管分析,聯發科內部分成兩派,一派認為只要專心做好IC設計工作,做到最 好即可,無須擴大戰場插手開發手機軟體;另一派則以徐至強為代表,他認為,既然沒人要用,不如自己將剩下的工作做完,「他的目標是做出一款超強的Turn key系統,客戶拿到,就能生產。」最終,蔡明介決定力挺徐至強。

手法:逆轉軟硬體工程師比例

要做到這個目標,比單純做IC設計更難,因為手機市場變化非常快速,一開始,手機只要能通話,體積小,只要解決四種基本功能間的衝突就能賣得出去。

但徐至強進入聯發科擔任顧問後,手機功能變得更複雜,為能在市場上競爭,手機要有照相、音樂、檔案儲存管理、無線連結,甚至GPS功能,每種功能背 後都是一連串複雜的技術。到了二○○七年,最新手機裡至少要有一百六十八種功能,換句話說,你得在一百六十八種功能中平衡,才能設計出最棒的手機。

徐至強的做法是,先扭轉IC設計公司硬體重於軟體的思維。在光碟機時代,聯發科的軟體與硬體工程師比例是一比三,二○○二年他帶領手機團隊時,比例 一百八十度逆轉,變成二比一,去年,這個比例更高達五比一。「大廠?恁A百分之九十都是忽略軟體的重要性。」徐至強曾舉例,如手機是否省電,「不是硬體問 題,全靠軟體。」他替聯發科改革的最重要一步,就是換個腦袋。

徐至強為手機研發訂定了一個非常嚴謹的流程,因為他認定軟體才是競爭力的核心,不若其他IC設計公司,只是埋頭苦幹於發展更新的晶片產品,他則用軟體幫手機深度加值,將客戶開發手機所需要的一切工作,通通做完。

「我們control所有的東西,」徐至強驕傲地說,從天線技術、Windows mobile技術、系統模擬、工具開發,他都帶領聯發科團隊一一完成;最特別的是,他連手機廠調校手機的軟體,都幫客戶設計好,這已經是非常下游的工作,一般IC公司絕不可能投資在此。

二○○二年,聯發科手機工程師第一次帶著手機出門測試,他們拿著諾基亞和易利信,兩家全世界行動通訊最強的大廠手機做比較,測試手機在高速環境下的 掉話狀況,隨著磁浮列車逐漸加速,最後諾基亞和易利信的手機都斷話,卻只有聯發科的手機始終保持暢通。那一刻,負責測試的聯發科工程師,眼眶紅了。

「我們手機的省電功能,已經是全球第一,」徐至強在演講時曾霸氣地說,「就算拿到諾基亞門口測,也照樣贏他。」

成名:讓聯想手機變大陸第一

光有技術,卻不見得賣得出去,聯發科成功開發出手機的那年,也是大陸手機廠最賺錢的一年。當時,沒人理會聯發科,因為大陸手機市場一片榮景,拿台灣或韓國的手機公司重新「貼牌」後就已銷售長紅,沒有人願意自己製造手機。

徐至強經常赴大陸找客戶,但是找台商沒人理,找大陸廠商也沒人要,如今的山寨機大廠龍旗,在當時只是家不到十個人的小公司,徐至強親自拜訪,照吃閉門羹。

另一個在大陸手機業流傳的故事是,二○○四年十一月,蔡明介曾在深圳機場咖啡廳專程等候當時大陸手機大廠TCL董事總經理萬明堅,蔡明介卻只能談上十幾分鐘,萬就匆匆離開。

儘管如此,徐至強心裡的想法仍很堅定:大陸,是聯發科手機晶片最重要的市場。「歐美因為費用高,手機公司只會一家比一家少,韓國除了LG和三星,其 他都沒有前景,台灣企業則忙著做ODM∕OEM,迷失了自己。」徐至強三年前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如此分析,「全世界會做手機的,全在大陸。」只要能證明自 己的解決方案有實際貢獻,客戶就會一家一家投靠聯發科。

二○○四年,機會來了,那一年歐美大廠發動機海戰術,用一波比一波快的低價新手機吞吃大陸市場,反觀大陸手機廠的價格與速度完全不是對手,當年度,聯想手機部門大虧港幣二千五百萬元。

聯想慘不忍睹的成績單,促成徐至強見到了負責手機業務的前聯想移動總經理劉志軍。徐至強拉著客戶到處學習,傳授經營品牌、供應鏈管理的方法,聯想每次派的人最多,執行的也最徹底,成效也逐漸顯現。

聯想從過去和聯發科合作的廠商,開始變成每三到四個月就能開發出一支手機,慢慢和其他廠商在速度上拉開距離,二○○五年,聯想手機站上大陸國產手機市佔率第一名。萬明堅卻在拒絕蔡明介一個月後,離開TCL。「誰學得快,成長得就快,」徐至強得意地說。

聯想的成功,讓所有山寨機都找上聯發科,二○○六年時,幾乎所有大陸手機製造商,全成了聯發科的客戶,那一年,聯發科手機晶片出貨量正式超越一億套,今年,將逾三億套。徐至強的山寨大軍正式成形。

現在的徐至強,早已脫離求別人買晶片的景況,「完全是賣方市場,」一位手機廠總經理分析,除非有老交情,徐至強還會看手機廠商的業績,再決定要不要供足對方需要的數量。

目標:進軍全球,搶攻五大廠

而且,聯發科的野心已不只是成為大陸的手機之王,他的下一個目標是進軍全球市場,「今年有聯發科晶片大陸生產的手機,已經有超過一半銷往大陸以外的 地區,」喻銘鐸說。現在站在巴西聖保羅市街頭,到處都看得到裝有聯發科晶片的山寨手機,和從大陸批貨到巴西銷售的大陸單幫客。聯發科也正搶攻五大手機廠。

「聯發科明年獲利還會持續成長。」瑞士信貸研究部半導體分析師張幸宜指出,明年聯發科在海外市場和智慧型手機、3G的佈局,還會再創造一波大成長,相較之下,謝清江所率領,以藍光DVD與數位電視晶片為主的第一事業群,則是在穩定中求發展。

替聯發科這家「硬」公司,換上軟體腦,再加上敏銳的商業判斷,造就了徐至強的大成功,從今年開始,他將是聯發科資源最豐沛的大將軍,聯發科明年的成長成果,就看他在手機市場上的表現。

小檔案_徐至強 [ 隱藏 ]
出生:民國44年
學歷:中原理工學院電子系、美國Santa Barbara大學電機碩士
經歷:中華電腦系統工程部工程師、Rockwell International Wireless Communication 工程師、計畫領導人、聯發科軟體暨系統顧問
現職:聯發科執行副總暨第二事業群總經理

創作者介紹

Leon@RD™ レナード 레너드 雷納德

Leon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